中國碳交易網 首頁 碳顧問 查看內容

社保基金進行ESG投資的必要性

2019-8-8 10:23 來源: IIGF

7月26日,全球最大ESG投資者團體之一負責任投資原則(PRI)表示,亞洲養老基金正加速推動本地區轉向環境、社會責任和公司治理(ESG)投資,可持續投資的解決方案日益多樣化。在我國,其中社保基金作為主權養老基金,由政府控制進行市場化投資,具有規模大、追求長期收益回報等特征。將責任投資產品配置到機構投資者的財富管理中,推動主權養老基金積極踐行ESG投資標準,既是推動國家經濟轉型與可持續發展的關鍵環節,也是基金行業實現自我變革的重要需求。本文通過分析國際主權養老基金的ESG投資,探討我國社保基金是否該納入ESG投資以及進行ESG投資的必要性。

一、國際主權養老基金的ESG投資:滿足責任投資需求,創造長期可持續收益

主權養老基金屬于政府公共基金,它的來源是社保繳費、外匯儲備和財政收入。按照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的標準,本文將國家戰略儲備基金,即全國社會保障基金歸為是狹義的主權養老基金,把基本養老保險基金定義為廣義主權養老基金。作為在ESG投資領域走在全球前列的歐洲,歐洲保險和職業養老金管理局(EIOPA)于2016年12月通過IORPⅡ指令,從三個方面對ESG理念在養老金投資中的應用作出具體要求。因此,本文通過分析國際主權養老基金的ESG投資情況,為我國社保基金的ESG投資建設提供經驗參考。

(一)國際責任投資現狀

責任投資的規模不斷擴大。根據全球可持續投資聯盟(GSIA)《2018年全球可持續投資回顧》的數據,2018年初,全球五大市場的責任投資資產規模已達30.7萬億美元,在兩年內增長了34%。如圖1所示,從2014年至2018年,責任投資在每個地區的專業管理資產中都占有相當大的份額,其中最高的澳大利亞和新西蘭達到了63%,而日本雖然僅有18%的比重,但近兩年增長幅度較大。可見,責任投資是全球金融市場發展中的一支重要力量。

圖1:各國2014-2018年責任投資占管理資產總額的比重 資料來源:全球可持續投資聯盟

責任投資受到個人投資者與機構投資者的關注。據圖2所示,從2016年到2018年,雖然個人投資者的比例有所增加,但目前國際責任投資者仍以機構投資者為主,其中機構投資者中多為主權養老基金、保險資金等專業機構客戶,尤其在大型和特大型退休金計劃中進行ESG投資已經變得越來越普遍。

圖2:2016年和2018年全球責任投資者結構資料來源:全球可持續投資聯盟

責任投資資產配置多元化。據圖3所示,2018年責任投資的資產配置以股票和固定收益資產為主,分別占據了51%和36%的比重。除傳統金融資產外,責任投資也逐漸開始進行另類資產投資,包括對沖基金、現金或存款工具、大宗商品和基礎設施等。多元資產配置拓寬了責任投資領域,同時也為責任投資理念在更廣范圍內的傳播應用提供了空間。

圖3:2018年全球責任投資資產配置資料來源:全球可持續投資聯盟

(二)國際主權養老基金的責任投資實踐

目前,全球主權養老基金總資產超過5萬億美元,約占全球養老金資產的30%。主權養老基金的投資應該以商業回報為主要目的,但是職能上具有宏觀經濟穩定、儲蓄、養老金儲蓄和儲備投資這四類功能中的一種或者多種,因此責任投資對于主權養老基金作為長期機構投資者追求可持續投資效益具有重要意義。

從商業回報的角度來看,基金的未來價值取決于可持續增長的經濟環境、運轉良好的市場和所投資公司的長期價值創造。從實現具體功能的角度來看,以挪威國際養老基金(GPFG)為例,其進行負責任投資的目的是為子孫后代保障和積累財富。因此,主權養老基金在ESG投資策略上主要考慮資產的長期投資價值,不過多關注短期波動,但對投資組合中的資產配置、貨幣構成、風險控制等都有嚴格要求,減少基金投資過程中對不可接受風險的敞口。

在具體實踐上,國際主權養老基金的ESG投資主要集中在發達國家和地區。這些主權養老基金在進行ESG投資時,與境內外公司、各類投資者和其他利益相關者合作,提高可持續投資標準。投資對象上,國際主權養老基金重點關注氣候變化、水資源管理、海洋可持續、兒童權利、財務透明等領域,對該領域內的經營公司提出了將重大風險整合到其商業戰略和風險管理中的明確期望。例如,挪威議會于當地時間6月12日通過決議,要求該國管理著1萬億美元資產的全球最大主權財富基金挪威國際養老基金(GPFG)從化石燃料領域撤出超過130億美元的投資。上述決議同時規定,該基金首次獲得授權,將最高達200億美元(占其管理資產總額的2%)的資金直接投向可再生能源項目而非上市能源公司,以發達國家市場的風能和太陽能發電項目優先。

主權養老基金的設立和市場化投資,既是全世界養老保險制度的重要戰略支點,也是作為機構投資者在國際資本市場上發揮作用的關鍵環節。圖4展示的是國際上近兩年配置各大類資產的主權基金數量在所有主權養老基金中的比重,近年來主權養老基金的投資領域雖然仍以股票和固定收益證券為主,但對自然資源的投資增長幅度較大。伴隨著全球范圍內可持續發展議題所受到的廣泛關注,主權養老基金如何實現資金的長期投資效益,需要其積極探索并實踐ESG投資。

  圖4:配置各大類資產的主權養老基金數量占所有主權養老基金比重資料來源:Sovereign Investment Lab

二、國際主權養老基金ESG投資運作:超越財務回報標準,開發多元投資策略

(一)基本戰略

國際主權養老基金在評估ESG投資機會時,需要每項投資都以實現長期股東價值最大化的目標進行談判,并預計這些投資將實現可持續發展的最高標準。在投資過程中采取靈活的方式,對待資本回報更加“耐心”,超越單純的財務回報衡量標準。根據全球可持續投資聯盟(GSIA)的定義,責任投資具體包括以下七個層面的投資戰略:

資料來源:全球可持續投資聯盟

從金融投資的理論角度而言,要獲得令人滿意的長期回報,就必須承擔風險。因此,國際主權基金的投資戰略并不旨在將基金資產回報率的波動降至最低,而是通過多重戰略組合和資產配置的傾斜,使得投資收益能夠隨著時間的推移,產生明顯較高的預期回報率。

圖5:2018年各國責任投資的戰略選擇資料來源:全球可持續投資聯盟

(二)投資決策

主權養老基金作為長期機構投資者,在進行ESG投資時也同樣需要進行市場化的投資決策。在被動投資層面,國際主權基金跟蹤ESG代表性指數,將其作為資產配置的基準。例如,2017年全球最大的養老基金--——日本政府養老投資基金(GPIF)直接選取了三只ESG指數作為被動投資的標的,近89億美元進行ESG被動投資,占GPIF總資產規模的3%。未來GPIF計劃將ESG的投資配比從3%提升至10%,資金規模預計可達290億美元。同時,GPIF將ESG作為與市值、Smart Beta并列的第三大被動投資方式,投資范圍也將從日本國內市場擴展至全球市場。

在主動投資層面,將ESG因子納入長期投資策略中。全球范圍內表征長期投資收益的因子包括最小波動率因子、高收益因子、質量因子、動量因子、價值因子、中小盤因子六大類,它們可以解釋組合長期的超額回報。臺灣勞動保障局于2017年初同MSCI合作,使用因子疊加ESG的策略,在MSCI全球股票指數基礎上,進行兩級篩選:一級篩選是把全球股票的范圍內,對每一個行業里篩選,得出ESG評級最高的50%;二級篩選是在一級篩選過的股票的池子里實現因子策略,比如從價值,質量,和低波動率對股票組合進行加權。

(三)資產配置

通過上述的基本戰略規劃和投資決策的制定,國際主權養老基金在進行ESG投資的資產配置時將可持續標準納入考量范圍,針對不同資產類型的特征設計了評估其ESG表現的標準和方法,基于這些標準進行投資組合。

資料來源:Sovereign Investment Lab

三、我國社保基金ESG投資價值分析:發揮引導作用,獲取長期收益

(一)社保基金具有ESG投資潛力

如表4所示,目前我國主權養老基金主要由三個部分組成,分別為社會保險基金、全國社會保障基金以及養老目標基金。其中,社會保險基金與全國社會保障基金即為我們平時所說的“五險一金”,2018年8月6日,首批養老目標基金獲準發行。其中,養老目標基金本質上是一種公募基金,目前主要以FOF(基金中的基金)的形式存在,簡單說就是專門為養老資產做獨家定制的FOF產品。總體而言,我國社保基金的運作可以看做主權養老基金投資的一面。

資料來源:中央財經大學綠色金融國際研究院

當前,我國社保基金會采取直接投資與委托投資相結合的方式開展投資運作。直接投資由社保基金會直接管理運作,主要包括銀行存款、信托貸款、股權投資、股權投資基金、轉持國有股和指數化股票投資等。委托投資由社保基金會委托投資管理人管理運作,主要包括境內外股票、債券、證券投資基金,以及境外用于風險管理的掉期、遠期等衍生金融工具等,委托投資資產由社保基金會選擇的托管人托管。2018年,社保基金資產總額為22358.78億元,其中直接投資資產9915.40億元,占社保基金資產總額的44.35%;委托投資資產12438.38億元,占社保基金總額的55.63%。

圖6:2013年-2018年社保基金資產規模資料來源:Wind

從資產結構來看,社保基金持倉以長期資產為主,合計占比達 56%。其中主要有持有到期投資(債券為主)、可供出售金融資產和長期股權投資等長期資產,占比分別為 37%、11%和 8%,以交易類金融資產為代表的短期資產占比為39%。這一資產結構充分反映出社保基金所堅持的長期投資理念。

圖7:2018年社保基金資產結構資料來源:全國社會保障基金理事會

社保基金除了在 2008 年金融危機、2018年在國內金融供給側改革時取得負收益外,其余年份均實現了穩定的正收益。自成立以來,社保基金投資收益相對穩定,社保基金累計投資收益額高達9552.16億元,收益率達7.82%,遠超通脹水平。由此可見,社保基金基本達到了其追求穩定正收益的目標。

圖8:2018年社保基金投資收益情況資料來源:全國社會保障基金理事會

為進一步研究全國社保基金的投資現狀,本文在社保基金的持股池中選擇了71家社保基金持股比例大于1且同時作為滬深300成分股的上市A股,利用中央財經大學綠色金融國際研究院研發開創的ESG指標體系,對其ESG表現進行評價。如圖9所示,在證監會大類行業劃分的同一標準下,社保基金重點持倉股的ESG平均得分整體而言要高于滬深300成分股的ESG平均得分。這說明當前社保基金在進行實際投資時,雖然沒有明確提出ESG投資戰略,但現階段社保基金的重點配置對象的公司ESG表現較為突出。

圖9:2018年不同行業社保基金重倉股的ESG平均得分表現資料來源:中央財經大學綠色金融國際研究院,Wind

(二)社保基金將ESG納入投資決策的必要性

中國證券基金業協會于2018年10月公布《綠色投資指引(試行)》,其中第五條明確指出“為境內外養老金、保險資金、社會公益基金及其他專業機構投資者提供受托管理服務的基金管理人,應當發揮負責任投資者的示范作用,積極建立符合綠色投資或ESG投資規范的長效機制。”對我國社保基金作為長期機構投資者進行ESG投資做出了展望。

社保基金資金的久期較長、規模較大,這一特性決定了社保基金的投資風格應以長期價值投資、責任投資為主。同時,作為主權機構投資者,我國社保基金堅持長期投資、價值投資和責任投資的理念具有重要意義:一方面,社保基金的積極參與能夠培育資本市場責任投資的投資主體和投資者的長期投資意識,發揮長期機構投資者在價值投資市場上的引領作用;另一方面,社保基金也能作為政府控制進行市場化投資的基金,在進行責任投資時折射出我國對可持續發展的重視和實踐。

從投資價值來看,ESG投資能帶來較好回報。近年來,我國學術界與實業界對于ESG投資的進行了多項研究,并通過開發指數和基金產品積極探索ESG投資的落地實踐。如圖10和圖11所示,由中財大綠金院聯合中證指數公司發布的中證-中財滬深100ESG領先指數和滬深300綠色領先指數,其投資收益顯著高于市場標桿滬深300指數,2018 年的累計收益率比滬深300指數年收益率分別高6.95%和3.57%。此外,中財大綠金院在《中國上市公司ESG表現和企業債券違約相關性研究》中發現,當企業的ESG水平越高,其發行債券的違約或降級的概率越低。這些研究通過實際數據指標的構建分析了ESG投資市場的價值,表明我國資本市場的ESG投資正在逐步發展。


四、對我國社保基金開展ESG投資的展望

顯然,國際主權養老基金作為長期機構投資者,已將ESG納入投資決策之中。我國社保基金的資金特性決定了其投資風格以長期價值投資為主,與ESG投資理念相契合。因此,社保基金應積極納入ESG投資,在創造長期收益回報的同時積極培育市場價值投資觀念,推動國家可持續經濟的落地實踐。本文從現階段社保基金的投資方式和投資理念出發,對其未來開展ESG投資進行展望。

(一)評估風險收益,識別配置優質投資資產

社保基金在進行價值投資時,需要的是減少投機套利、避免短期炒作,因而更加關注投資對象長期的價值基礎,以及基于企業基本面的利潤和績效的變化。實證研究表明,ESG表現與企業財務績效和風險收益有正相關關系,ESG投資策略與基本面價值投資策略存在共性,同樣重點關注高ROE、低估值、低波動率等因子,因此社保基金在進行直接投資時,可以將ESG表現與基本面分析相結合,識別配置優質投資資產。此外,ESG投資戰略中的負面篩選機制可以投資者在進行投資選擇的過程中“排雷”,保證社保基金投資于真正創造社會價值投資的企業,從而獲得長期投資回報。

(二)配合法律監管,關注投資管理人信托責任

目前,社保基金的投資方式以委托投資為主,所以社保基金會在投資子基金時,會在內部成立一個專家評審委員會,圍繞“投資理念、團隊、流程、績效、產品”等內容對基金管理人進行評審,并以三年為期限對基金做出滾動評估,實行末位淘汰制。因此,在這一委托投資機制下,責任投資的開展將對投資管理人的信托責任會提出更高的要求。投資管理人除了需要具備管理好受托資產的敬業精神和專業知識之外,還需要具有配合監管法規責任的道德責任,考慮投資委托期限,風險偏好,確定合理的投資收益基準和目標,保證管理人在投資管理過程中真正落實社保基金的價值投資理念,實現社保基金與基金各托管機構的良性互動。

(三)強調企業管理架構與經營,實現長期股權投資

截止2018年末,社保基金的長期股權投資雖然占比僅有8%,但近年來成長迅速。其中最為典型的是,社保基金于2015年出資70多億入股螞蟻金服,三年內大致累積盈利超過400億。作為上游機構投資者進行長期股權投資,社保基金需要對投資對象內部的管理架構和經營管理進行詳細研究,甄別具有可持續發展潛力的公司。當社保基金在進行ESG投資時,可以借助企業在公司治理層面(G)的表現,從公司的具體組織結構、信息披露透明程度以及風險管理等多個角度了解其經營管理情況和內部控制體系,因而通過長期股權投資實現長期投資的理念。

(四)培育責任投資機構主體,引導可持續經濟落地實踐

站在委托人的角度,市場上除了社保基金外還存在企業年金、保險金和家族基金等長期資金持有機構,機構投資者在責任投資的市場上將扮演重要角色。目前,我國資本市場投資者結構以個人投資者為主,其對責任投資理念的認識較淺,需要長期機構投資者廣泛參與其中,培育市場上的責任投資機構主體和長期投資觀念。社保基金積極參與責任投資,一方面對市場上的其他長期機構投資者發揮示范作用,使其正確理解風險與波動,培育長期投資理念;另一方面也能作為國家機構引導可持續經濟落地實踐。

作者:施懿宸 中央財經大學綠色金融國際研究院副院長,講座教授,長三角綠色價值投資研究院院長,綠色金融產品創新實驗室負責人李雪雯 中央財經大學綠色金融國際研究院助理研究員新媒體編輯:張宇

最新評論

碳市場行情進入碳行情頻道
返回頂部
百人大战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