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碳交易網 首頁 碳顧問 查看內容

綜合能源服務產業生態分析

2019-12-23 10:04 來源: 魚眼看電改 |作者: 俞慶

綜合能源產業生態這個詞,行業內也提及較多,未來在電改環境下,綜合能源產業的走向如何,就個人的觀察做一些判斷。

放開兩頭,其實是兩端市場
電改提及的“管住中間、放開兩頭”,這兩頭分別是上網環節和下網環節,個人覺得這實際上就是兩端市場化。

上網環節的市場化,其實就是現在大家都在關注的電力市場化,按照時間顆粒度逐步縮小,逐步構建多品種的電力交易市場,即電力批發側市場。但是這里就有一個問題:未來是不是很多售電公司就一定要在批發側市場里去交易呢?

參考股票二級市場的交易方式,大量的中小型交易者實際上是“委托-代理”的場外交易,真正在場內交易的一般都是大型機構。

所以我個人的判斷就是未來這可能也是電力批發側市場的一種業態:大多數的售電公司不具備進入電力交易中心的博弈籌碼,比如電量規模、交易分析能力、金融實力、數據資源等,

所以未來能進電力市場的售電公司是少數大買家,他們主要由國有售電公司和上市企業的售電公司構成,他們是批發側市場的主體,即“批發型售電公司”。

大多數的中小型售電公司從批發型售電公司躉售電量,并且把電量分拆后銷售,即“零售型售電公司”。零售型售電公司構成了電力交易“下網”環節的產業生態,即電力零售側市場。

批發與零售,也是綜合能源產業的兩種業態
電力批發市場與綜合能源的投資業態是吻合的,或者叫供給側的綜合能源。比如大型園區的集中供熱、多能互補、集中式或者大型分布式電站等。因為本質上說,批發側交易對象是大宗電力商品,本質上也是一種大宗商品。而供給側綜合能源天然具有重資產的屬性。兩者背后的業務邏輯是趨同的。這也是目前電網綜合能源服務公司開展售電業務,以及五大四小綜合能源與售電業務的邏輯。

電力零售市場與綜合能源服務業態吻合,或者需求側的綜合能源,比如用戶側能耗管理、設備托管、用能優化、乃至中小型分布式與儲能等。它們需要高度的業務靈活性與適應性,與用戶的個性化用能需求密切結合。這恰恰是零售型售電公司的強項。

兩種業態的產業分工與競爭
從業務基因的角度看,國有能源企業更適合批發側市場化+供給側綜合能源,因為這與國有能源企業的體制機制更為契合,做起來更為得心應手。有電網綜合能源公司的朋友說:干幾年綜合能源就知道,電網公司的綜合能源只能這么干。個人認為那不是因為市場和客戶就是那樣,而是電網公司的業務體制決定了綜合能源服務的落地路徑。

越靠近客戶需求的地方,國有企業的優勢越難以發揮。舉個不太恰當的例子,餐飲零售市場里,全聚德、狗不理這些國企,都活得不咋地,而海底撈、外婆家則活得很好。但是在產業鏈上游,中糧集團就是妥妥的頂梁柱。

這就是產業分工的理論在綜合能源服務領域的實踐。所以我認為未來國有能源企業和民營能源企業也可能會逐步收斂到一種分工合作的格局上。

至于民營大型能源企業呢?個人覺得還是往下游走才是正道,或者在一些批發和零售之間尋找中間業態,比如中小型的增量配網等,但是從整體上說,未來民營企業的基本盤還是客戶需求與客戶服務。那些重資產的民營能源企業未來未必能有很強優勢,比如現在不少民營光伏企業賣資產給國企就是個很好的例子,越往上游走,對企業整體實力要求越高,而且越依賴于政策的影響能力,這些恰恰是民企的弱項。

大型能源國企往下游延伸的困難
也有一些能源國企,提出要往客戶側轉型,以數字化帶動產業生態升級,其實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你讓中糧集團去開火鍋店或者奶茶店,它也做不好,這就是不同企業的基因決定的。

真正的客戶側存在大量的細分市場需求,每個細分市場體量都不大,加起來好像又成氣候。但是,細分市場對大型能源企業來說,不是一個標準化市場,很難用行政命令的方式,依靠大兵團集群作戰的優勢去攻占。高度個性化的市場需要市場的自發性生態。

曾經有某電網綜合能源公司的領導問我:有沒有什么可以發揮企業優勢的客戶側服務項目,只要發一個文件,大家就能動起來。

這讓我想到了一個經濟學故事:某個來到紐約的游客問經濟學家,幾百萬人口的大城市,沒有一個人指揮,為什么每個面包房都知道生產什么面包,生產多少?其實這背后就是奧地利學派經濟學理論的自發性市場秩序原則,背后更深層次是經濟系統的復雜性原理。

用電側綜合能源服務也具有這種自發性市場秩序特點,真正滿足客戶需求的,有經濟效益的服務項目,不需要行政指令就有很多人自然會去做。某個看似很美好的市場化業務,雖然可以發個文件去推廣,但是很難解決具體落地中的個性化與市場靈活性問題。

所以,個人認為,現有能源國企的綜合能源服務,是供給側的資產型綜合能源,屬于“第一曲線創新”,而民營企業更有機會的,代表未來發展趨勢的,是需求側的服務型綜合能源,屬于“第二曲線創新”。

其實第一曲線的綜合能源服務,背后的思想祖師爺是凱恩斯,而第二曲線的綜合能源服務,背后是米塞斯。

無論是國網的泛在電力物聯網,還是南網的數字南網,乃至中移動的5G智慧能源行業應用,實際上都是大企業從第一曲線向第二曲線轉型的努力。

最新評論

碳市場行情進入碳行情頻道
返回頂部
百人大战牛牛